首页 刘备的日常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1.10 耿氏制陶
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  母马要哺育小马驹,不可轻动。还是租了族亲的牛车,慢慢悠悠的向西行去。
  这个时候行路倒也简单。一条大路,只要搞清楚大致方向,总能抵达。遇到岔口下车问一问,很快又有了方向。
  制陶多在渡口。问过才知道,陶器笨重渡口便于运输是其一,制陶时所需的泥土似也要经外地渡来。
  老鸦渡因陶而兴,人来人往,很是热闹。而耿氏的作坊更是绕行港口一圈,宛如盘龙。
  问过才知,那叫龙窑。
  打听出耿氏的店铺,牛车径直赶了过去。
  摆在外面的竟不是陶!
  “这是……”小胖子看了又看,摸了又摸,这分明是瓷器啊!
  “青瓷。”旁边一个和他年纪相若的少年笑出满口白牙。
  “已经有瓷器了么……”小胖子胡乱回了个礼,看表情还没从震惊中清醒过来。
  “观此器,造型大气,浑然一体,且胎体厚重,釉色青中泛黄,远看流光溢彩,近看溢彩流光,真乃一等一的上上之品。”少年摇头晃脑的竖着大拇指,顿时把将将回过神来的小胖子逗乐。
  “切,自卖自夸。”
  “咦?”少年一愣,“你怎知这是我家店?”
  “你衣襟上不是绣着么?”小胖子翻了翻眼。
  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。”少年嬉笑道:“这位小哥,论青瓷,我耿氏称第二,没人敢称第一!”
  “当真?”
  “当一万个真!”生意上门,少年喜不自禁。不由分说,拉着小胖子的手便向店中奔去。
  可等小胖子把手绘的白绢徐徐展开,少年顿时傻了眼。
  “这是何物?”少年百思不解。他印象中从无此物。
  “名字还没想好,关键是你不能做。”小胖子笑问。
  “稍待,我去请父亲大人来。”少年不敢怠慢。
  绢上所画图案,母亲亦是初见。
  忍不住问道:“这是何物?”
  “便桶。”小胖子随口答道。
  “后面这个大瓮,又是何物?”
  “水箱。”
  “便桶与水箱相连是何故?为何便桶底部还有个洞?”
  “没有洞,污秽怎么冲走?”
  “冲走?”母亲本想问为何不提走?见掌柜出来,便打住了话头。
  “夫人,公子,所造何物?”这个时代,根据个人喜好定制陶器已非常普遍,即便物件新奇,掌柜却并不意外。毕竟耿氏世代制陶,做的奇怪的东西多了去了。
  “名字我还没想好,且问你能不能造。”刘备笑问。
  “白绢上已标出尺寸,按图索骥又有何难?”老板细细看过,旋即放下心来。
  “制陶几何?制瓷几何?”
  “制陶三百文,制瓷需三贯。”
  “桶圈你们送么?”小胖子又问。
  “木圈简单,送你何妨?”掌柜笑答。
  “先制个陶的。”小胖子想了想道。
  “可也。”
  付完定金,约好时间,小胖子便与母亲告辞离开。刚出门,先前的少年便追了出来:“你还没告诉我,这东西究竟是什么。”
  “不可说,不可说。”小胖子笑着眨了眨眼。
  牛车缓缓驶离,少年忽然大声喊道:“我叫耿雍!”
  “刘备!”小胖子远远的招手。
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