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刘备的日常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1.17 忽左忽右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关于三叔的食补理论,小胖子很有些保留意见。
  吃哪长哪,如果成立的话,世界上还会有最萌身高差吗?信不信先两说,可为何最近给我吃的都是柱状物?
  各种鞭类排队逆袭,小胖子欲死欲仙,欲哭无泪啊!
  金饼倒是其次,那日将拜姐学剑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告诉母亲,小胖子才免了那顿打。艺多不压身,这个时代,君子都是佩剑的。
  于是,小胖子的作息再一次改变。隔几天就要去一趟县城,演练学会的剑式,再学几招新的回来。
  三叔的骑射之术也是要学的,母亲默写的名篇也日日背诵不敢偷懒。还要去牧马……说起来刘武这家伙,有了小马驹就把大黄马甩到脑后去了。好在有了蜂蜜做诱饵,小伙伴们常给他捉虫割草,分担了不少。
  听说小胖子学了剑击,三叔还特意给他做了把木剑。
  在廊前像模像样的将剑式演练数遍,连母亲都拍手叫好。小胖子拭去额前汗珠,便心急火燎的牵马进城,片刻都耽误不得。
  “路上小心些。”母亲的叮嘱追着钻入耳廓。小胖子高叫一声‘知道了’,便扬尘而去。
  打马入城,直奔饮马巷。熟门熟路的从后门入,将马拴在槽头,又添了把精料,这才飞身冲向前堂。
  胡乱甩掉麻鞋,刚跳上木板,忽然想起一事,这便轻手轻脚的向堂中走去。
  果然,公孙岚正在闭目打坐。听说这叫养气。
  小胖子在对面的蒲垫上盘膝而坐,托着下巴焦急的等着她睁眼。可时间一长,便熬不住了,旋即握剑在手,独自比划起来。
  小胖子渐渐心无旁骛,练了一遍又一遍。
  “谁教你这么使剑?”声音忽从背后响起,小胖子急忙收起木剑,转身行礼。
  “我问你谁教你这么使剑。”公孙氏并指点了点小胖子持剑的右腕,又问道。
  “这个……”小胖子惴惴,有什么不对么?
  “我朝以右为尊,剑乃器中君子,所以常人多用右手。然,临阵搏杀讲究出其不意,攻之不备。不鸣则已,鸣必惊人。一击必中,中之即死。若击不中,远遁千里。”
  “啊?”小胖子目瞪口呆。记得上次不是这么说的啊。
  “换左手。”
  “哦!”小胖子忙将木剑交于左手。
  这次连树枝都省了,公孙氏以左臂为剑,辗转腾挪,上下挥击。衣袖飘张,青丝乱舞,当真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。
  “剑当以灵动制胜,其式无非缠,磕、崩、撩、截、搅、挂、扫、弹、牵……”
  小胖子越看越糊涂。
  公孙氏踏柱而上,又后翻落地,双脚为轴,长袖绕身疾舞,地板上的漆面竟被劲风割出无数道龙卷风般的螺旋线!
  “柔能克刚。”公孙氏翩然止步,长裙、长袖、长发,纷落,动如脱兔,静若处子!
  “……”小胖子无语。
  那就练呗。
  “眉心、咽喉、心、肝、胆、肾、肺……皆称要害。出剑要稳,准,狠。剑花亦可挽,只做虚招……”
  又练了趟左手剑,将几式默记于心,公孙氏这便放他离去。
  小胖子饭量渐长,家中存粮不多。本想从宗亲家购买,小胖子却嫌米中杂石太多,便趁学艺从县里米铺买了带回。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