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刘备的日常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1.280 坐观成败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御敌于国门之外,乃万全之策。
  
  兵法云:“五则攻之。”
  
  曹军水陆并进,号称起大军二十万。淮南诸军,虽有十万之众。然多有先前长涂二龙,降兵入列。守城尚可一战。然若出城对阵,必挫军心。
  
  袁术书言,十日之内,出城破敌。纪灵为淮南宿将,焉能不细问究竟。
  
  奈何,信使一无所知。不得已,纪灵急忙上疏寿春,详陈利害。
  
  顺下淮水,半日往返。便有八厨之胡毋班,入羊石城告知详情。
  
  “十日之中,吕镇东,当起徐州精兵,水陆并进,长敺寿春。曹司空,屯粮龙亢。只需遣偏师,火烧龙亢。曹军必乱。”
  
  “偏师何在?”纪灵必有此问。
  
  截断粮道,乃上上之策。谓“一朝无粮兵马散”,又谓“无兵无粮,因甚不降”。纪灵为淮南宿将,岂不知粮道之权重。
  
  “被刘表困于南阳也。”胡毋班,一语中的。
  
  纪灵这才醒悟。先前,袁术遣麾下桥蕤、李丰、梁纲、乐就,四将。引偏师,假充粮商,水陆兼行,奇袭南阳。经鸿沟逆入瀙水,立寨中阳山中。南阳空虚,只剩老卒屯田。眼看兵祸绵延,荆州牧刘表遂十万火急,连上三表。乞出兵平乱。
  
  此时,四将已被荆州大军,困于中阳山砦,危在旦夕。
  
  饶是,纪灵亦以为,四将断难保全。不料惊闻,四将脱逃,火烧龙亢:“莫非,此亦是陈公台之计乎?”
  
  “然也。”胡毋班,目露钦佩。
  
  纪灵瓮声言道:“龙亢火起,某当出兵。”
  
  “善。”胡毋班,功成身退。
  
  徐州下邳。
  
  十里长亭,送别甄都来使。军师中郎将,车驾回府。吕布升帐点兵,八健将尽出。效曹司空,八道攻淮。水陆并进,虚虚实实。于甄都言,兵发伐袁,又暗通淮南,唇亡齿寒。究竟,陈公台心中,如何着想。便是吕奉先,亦未可知也。
  
  然,“兵无常势,水无常形;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,谓之神”。一言蔽之,临机应变。
  
  陈公台所料。曹孟德与袁公路,必有一场血战。双方兵力相若,水军相衡。旗鼓相当。何人得胜,犹未可知也。然“两虎相争,必有一伤”。见二虎之中,孰胜孰负,再定避实就虚。
  
  若寿春渠内。曹司空久攻不下,折戟沉舟,损兵折将。陈公台,则说吕奉先,与袁公路内外夹击。灭尽兖州兵马。再挥师北上,甄都勤王。与司徒伏完,董氏外戚,里应外合。屠尽朝堂,同掌朝政。待皇上流徙归来,封侯拜相,坐享富贵荣华,与季汉休戚与共。
  
  若寿春城下。曹司空攻城拔寨,一鼓作气,再破楚都。陈公台,则说吕奉先,与曹孟德合兵一处,杀尽淮南守军。再班师凯旋,稳守徐州。与司徒伏完,董氏外戚,守望相助,分庭抗礼,力保不失。待皇上流徙归来,封侯拜相,坐享富贵荣华,与季汉休戚与共。
  
  左右逢源,立于不败之地也。
  
  军情如火,事不宜迟。
  
  吕布携本部,舟发先行。陈宫为军师中郎将,自当同往。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