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刘备的日常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1.280 坐观成败
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  
  旗船爵室。见陈宫入内,吕布遂问:“何处立营。”
  
  “当(立)营涂山。”陈宫早有定计。
  
  涂山既是当涂山。《左传·哀公七年》:“禹合诸侯於涂山,执玉帛者万国。”注曰:“涂山在寿春东北。”《水经注·淮水》:“《郡国志》曰:‘平阿县有当涂山,淮出于荆山之左,当涂之右,奔流二山之间而扬涛北注也’。”
  
  淮水,“奔流二山之间,而扬涛北注”。可知此地,乃淮水要冲。更有“涡水首受狼汤渠,东至向入淮”之涡口,亦在涂山下。涂山上游之龙亢,乃曹司空屯粮之地。荆山大营,亦是淮南屯兵重地。
  
  《后汉书·滕抚传》:建康元年(144年),“阴陵人徐凤、马勉复寇郡县,杀略吏人。凤衣绛衣,带黑绶,称无上将军;勉皮冠黄衣,带玉带,称黄帝,筑营于当涂山中。”既此。
  
  “军师,意欲何为?”吕布当有此问。
  
  “无他(它)。从壁上,观龙亢火起耳。”无外人在场,故陈公台,实言相告。
  
  “哦?”饶是吕布,为一军之主,亦是初闻。
  
  陈公台这便将内中隐情,娓娓道来。
  
  “莫非,公台说袁公路,遣偏师击南阳,已有此谋。”吕布问道。
  
  “将军,明见。”陈公台,难掩得意。
  
  “焉知刘景升,成人之美?”吕布必有此疑。
  
  “兵法云,‘归师勿遏,围师必阙,穷寇勿迫’。”陈公台笑道:“且此战,胜负未分。如(吕)将军,亦从壁上观。况刘景升乎?”
  
  言下之意。曹袁二人,皆成名已久,位列六雄之中。孰胜孰负,犹未可知。刘表向来,坐观成败,从容自保。岂能先与袁术为敌。只需淮南入寇四将,逐出州境。此战可尽全功矣。
  
  略作思量。吕布欣然言道:“军师妙计。”
  
  陈公台,坦然笑纳。
  
  远眺泗水两岸,草木枯黄,冬雪将至。主臣二人,各有心思。此战,无论成败。关东大局将定。群雄何去何从,当皆有定论。若曹司空取胜,断群雄连横。三载之中,必一统关东。与二袁对垒江上,一决雌雄。若袁公路战胜,固守连横之势,曹司空难饮马长江。更无望江东。三载之后,皇上君流归来,传檄天下,亦有定论。若不胜不败,三载之后,必另起刀兵,云云。
  
  正因此战,事关天下大势。故断难速决。
  
  须知,淮水无冰期。
  
  无碍冬季兴兵。
  
  襄阳,刘表府。
  
  “明公。”军师祭酒祢衡,奉命入府。
  
  “袁术手书,军师且观。”刘表言简意赅。
  
  细观书文,祢衡机智百转,权衡利害。刘表亦自事大,故不曾催促。遥想当年,平城之围。冒顿单于若不网开一面,放汉高祖归去。可还有两汉四百年江山,亦未可知也。
  
  有顷,祢衡亦有定计:“明公,当从之。”
  
  “军师所言,与某相合。”刘表难得,直抒胸臆。
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