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刘备的日常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1.300 皇命在天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江东建业宫,神龙殿。
  
  自车骑大将军袁术,携传国玉玺投敌。关东时局,风雨突变。原本群雄合纵,共抗甄都。形势一片大好。岂料,袁术与曹操合谋,赚徐州四国一郡,拱手奉上淮南咽喉。
  
  更有伏波将军陈登,统领徐州并淮南水军,坐拥翥凤大舰。自江夏以降,长江天险,为敌我共有。建业毗邻江岸。“伏波军”,常有窥探之举。可知陈元龙,必有南下之意。
  
  陈元龙,屡败强敌。广陵射陂,屯田大成。海陵仓米,足够所需。更有茱萸湾,扼中渎水,乃淮泗通江要道。广陵大营,更有徐州十万大军。假以时日,悉为曹丞相所用。群雄纵暗中结盟,亦难挡五十万大军。
  
  江东朝野,人心惶惶。宫中内外,暗流涌动。合肥侯如芒在背,寝食难安。
  
  除人心思乱。更有佛道之争。
  
  “时有道士,琅邪于吉,先寓居东方,往来吴会,立精舍,烧香读道书,制作符水以治病,吴会人多事之。”
  
  另有国师笮融,于江东各地,“大起浮图祠”,皆“以铜为人,黄金涂身,衣以锦采,垂铜盘九重,下为重楼阁道,可容三千余人”,“悉课读佛经,令界内及旁郡人有好佛者听受道。每浴佛,多设酒饭,布席于路,经数十里,民人来观及就食且万人,费以巨亿计”。
  
  非但劳民伤财,且常起信众之争。屡讼官府。神佛相争,凡人如何可断。奈何,笮融乃江东国师,位极人臣。故佛道相讼,胜多负少。唯恐于吉信徒,积怒而反。各地官吏,不胜其烦。
  
  此时,群雄尚在;曹丞相,军心尚未可用。若待他日,亲提五十万大军,对垒江东。受曹丞相蛊惑,仙佛再起纷争。内忧外患,社稷难保。
  
  合肥侯,已有定计。除笮融之害,宜早不宜迟。
  
  且除仙佛之害,亦可杀一儆百。震慑朝野,安抚民心。
  
  多日前,合肥侯已暗中授意,大将军袁绍。伺机而动,便宜行事。或可假仙佛之争,行嫁祸安国。假佛门私兵,先杀道徒。再充道门力士,反杀佛众。而后,坐山观虎斗,得利渔翁。
  
  大将军麾下人才济济。借刀杀人,手到擒来。
  
  试想,佛道本就势如水火。今又屡起性命之争。再加官府,刻意纵容。新仇旧恨,不共戴天。国师笮融,暗中调集佛门死士,欲焚吴会精舍,杀仙人于吉。永绝后患。
  
  笮融自以为,行事缜密,唯天地神佛可知。不料,一切尽在合肥侯掌握。三日前,大将军袁绍,已暗中调派部曲。谓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”,是也。
  
  若能一石二鸟,并除佛道之害。江东无内患矣。
  
  唯恐有失,合肥侯累日,牵肠挂肚。只求,大将军袁绍,不负所托。
  
  “报。”便在此时,黄门令黄纲,奔冲入殿:“禀陛下,大将军全胜。”
  
  “笮融何在?”合肥侯忙问。
  
  “死于乱军之中。”黄纲如实以告。
  
  “首级何在?”合肥侯,死要见尸。
  
  “正六百里传来。”黄纲焉不知圣意。
  
  “善。”合肥侯,终得心安。转而又问:“于吉何在?”
  
  “亡身大火。”黄纲谄媚作答。
  
  “啊——”无外人在场,合肥侯,直抒胸臆。
  
  天公作美,二祸皆去。
  
  不出三日。吴会精舍大火,国师笮融遇害。传至建业。百官惊怖,君臣哀恸。
  
  合肥侯命有司,以国礼厚葬,令百官吊唁,并亲自扶棺送葬。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